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香文化研究所

首页 > 香文化知识 > 文化研究

文化研究

中华香事 千载行香

时间:2016-08-23 编辑:

“夫礼灯之法,出金篆简文。凡修斋行道,以烧香然灯,最为急务。香者,传心达言,上感真灵。灯者,破暗烛幽,下开泉夜”。修斋行道中不可或缺的基本仪式——行香。

 

行香最重要的部分,是它的“行”,需要行者施与之义,具有沉静内敛的品质,也在它的“香”,一旦成就,永不散失。行香是一种启示,启示我们在浮动的、浮华的人世中,也要在内在保持着深沉的、永远不变的芳香。


行 香 的 滥 觞 
 

中国用香可追溯先秦时期,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、《山海经》中便记载了许多香品。早期的典籍中,香已被用于宗教祭祀过程且被赋予通神之用,认为香使人提升修养、端正德行。行香一事,源于佛教。《贤愚经》卷七中载:昔有贪婪之人,蓄金七瓶,掘地深藏。后病死变为毒蛇,犹守金瓶。经漫长岁月,心生厌倦,呼行人捐金一瓶,供僧作福。行人担蛇至一寺,遵嘱行香僧前,僧为蛇说法,蛇因之而喜,复献出六瓶金施僧,蛇因此而命终,生忉利天。此为“行香”之初起。

 

何 为 行 香


“行香”是法会仪式之一,既法师主持法会,升座说法时,向他燃香礼敬。也泛指燃香、上香、拈香。僧史略中曰:“安法师三例中,第一是行香定座上讲,斯乃中夏行香之始也。”同曰:“唐中宗设无遮会,诏五品已上行香,或以然香熏手,或将香末遍行,谓之行香。”

 

烧香谓为行香。敕修清规圣节曰:‘烧香侍者覆住持,来早上堂,至五更住持行香。’尚直编曰:‘行中仁禅师,每旦行香。至世尊前,于小合中,别取好香一炷进之。’备用清规达磨忌曰:‘行者鸣行香钹,维那转身炉前,揖住持上香。’云麓漫钞曰:‘遗教经云:比邱欲食,先烧香呗案法师行香定坐而讲,所以解秽流芬也。乃中夏行香之始。’西溪丛语曰:‘行香起于后魏,及江左齐梁间,每燃香薰手,或以香末散行,谓之行香。唐文宗朝省臣奏设斋行香,事无经纪,乃罢。宣宗复释教,仍行其仪。’演繁露曰:‘南史王僧达,好鹰犬。何尚之设八关斋,集朝士,自行香,次至僧达。曰:愿郎且放鹰犬。其谓行香次及僧达者,即释教之行道烧香也。行道烧香者,主斋之人亲自周行道场之中,以香爇之于炉也。东魏静帝常设法会,乘辇行香,高欢执炉步从。凡行香者,步进前,而周匝道场,仍自炷香为礼。静帝人君也,故以辇代步,不自执炉,而使高欢代执也。以此见行香只是行道烧香,无撒香末事也。’按今作佛事,僧偕主斋者持炉巡坛中,或仪导以出街巷,曰行香,与演繁露说正合。

 

据《大宋僧史略》卷中说,中国“行香”之制始于晋代道安法师。施主为僧众设斋食时,先以香分配予大众,而行烧香绕塔礼拜之仪式。据贤愚经卷七、大比丘三千威仪卷上等载,行香时,僧众须站立受香,若行香者为女子,则僧众应坐而受之,否则犯突吉罗罪。此仪式在我国始于晋代道安。

 

行香还有专门的偈诵。行香时,受香者须唱偈,称为唱颂行香梵,《如来呗》有二偈,出《胜鬘经》。其一为“如来妙色身,世间无与等;无比不思议,是故今敬礼”;其二为“如来色无尽,智慧亦复然;一切法常住,是故我归依”。此二偈均为行香赞佛时所唱,故又称为《行香梵》。


行 香 的 民 间 普 及 化  


焚香也称为行香。早期在印度,佛教并不专门烧香,更多是供花香,涂抹香末等。但随着佛教在中国的传播,烧香的普及,行香亦随之普及。如《敕修清规圣节》曰“:烧香侍者覆住持,来早上堂,至五更住持行香。”

 

从南北朝开始,朝廷即举办“行香”法会。宋 • 程大昌《演繁露》卷七载:“东魏静帝常设法会,乘辇行香,高欢执炉步从。”并指出:“以此见行香只是行道烧香,无散香末事也。至此行香等于烧香。

 

唐代“行香”达到了高峰。如张籍《送令狐尚书赴东都留守》诗 :“行香暂出天桥上,巡礼常过禁殿中。”又如白居易《行香归》诗:“出作行香客,归如坐夏僧。”

 

五代后梁,百官于大明节行香祝寿。后亦用于超度亡灵。如《儒林外史》第四回:“众和尚……吹打拜忏,行香放灯,施食散花,跑五方,整整闹了三昼夜,方才散了。”

 

元代,行香与“进香”意思大略相同。沈从文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第一四五条标题“元敦煌壁画行香人”,即是例证。

 

明、清以后,“行香”更具有了社会活动意味。其中有两种活动与“行香”有关。一是民间庙会中的“走会”风俗。据明 · 王樨登《吴社篇》记载,“走会”亦称“行香”,行仪中或扮观音、罗汉乃至其他戏剧、小说人物,或由人抬着、或步行,以此求福,祈祷丰年。一是官场礼仪。明、清时,每月朔、望日,外省官员按例至文庙或武庙(即孔庙、关帝庙)焚香叩拜,谓之“行香”,此制始于明初洪武年间,参阅清 · 赵翼《陔余丛考 · 行香》。《月令广记》。此外,新官赴任后进庙焚香,亦称“行香”。如《古今小说 · 杨谦之客舫遇侠僧》“:等待三日,城隍庙行香到任,就坐堂,所属都来参见。”行香不仅在民间大行,即使是士大夫阶层中的“儒礼”也有言行香者。明冯应京撰《月令广义》云:“行香,国初,诏正诸臣封号,惟孔子封爵,特仍其旧。每月朔望,遣内臣降香,朔日则祭酒行释菜礼。洪武二十四年,令各处儒学,每遇朔望,有司官至,日早诣学谒庙行香。”


行 香 的 工 具 : 行 炉
 

因香炉既可以固定放置使用,也可以手持行走使用,故称为行炉。行炉的基本造型上部为圆形宽平口沿,中为圆形直腹,下为喇叭形长足,整体稳重端庄。

 

磁州窑的行炉是佛事香炉中逐步演化来的一个造型,最早的行香之炉为鹊尾炉。《法苑珠林》载“香炉有柄者曰鹊尾炉”。到宋辽金时期仍沿用此名,如北宋苏轼就有“夹道青烟鹊尾炉”的诗句。在《番王礼佛图》中,绘中国周边少数民族酋长、番王朝拜佛像的场景,其中一人手捧行炉,与磁州窑出土行炉几乎一模一样。说明在北宋时期,随着陶瓷业的兴起,行香所用的鹊尾炉也由金属器演变成瓷器,且炉身不再有执柄。因瓷器成本低,很多以前只有王公贵族或特殊人物和特别场合使用的器皿,也普及到了民间。至于陶瓷行炉不再有柄的原因,应该是瓷器本身没有金属那样的快导热性能,所以变成了手执的行香炉。在观台磁州窑遗址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的行炉,反映了当时社会焚香礼佛的盛行。

行 香 的 人 文 化


至宋代,随着宋词的传播,行香子词牌也因此普及。《行香子》,词牌名,又名《爇心香》。双调小令,六十六字,上片五平韵,下片四平韵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古代有 275 首行香子流传于世,其中宋代有61 首。谨录几首于后,遥寄古人初心。

  

行香子舟宿兰湾(宋 · 蒋捷)

 

红了樱桃。绿了芭蕉。送春归、客尚蓬飘。

昨宵谷水,今夜兰皋。

奈云溶溶,风淡淡,雨潇潇。

银字笙调。心字香烧。料芳悰、乍整还凋。

待将春恨,都付春潮。过窈娘堤,秋娘渡,泰娘桥。 


行香子(宋 · 朱敦儒)

 

宝篆香沈。锦瑟尘侵。日长时、懒把金针。

裙腰暗减,眉黛长颦。看梅花过,梨花谢,柳花新。

春寒院落,灯火黄昏。悄无言、独自销魂。

空弹粉泪,难托清尘。但楼前望,心中想,梦中寻。

 

行香子谢公主惠香二首其一(元 · 王处一)

 

悚息回惶。广启心香。谢清颁、檀髓沉香。

金炉篆起,法界飘香。献玉虚尊,诸天帝,普闻香。

仰祝吾皇。稽首焚香。赞金枝、玉叶馨香。

一人布德,万国传香。显本来真,元初性,自然香。

中华文人香事,沉寂百年。现逢盛世,传统香文化再度复兴,如何让更多人成为行香之人,如何将行香之事再现盛况,是今天的行香人肩负的历史使命。

 

 


香文化知识